远逝的涛声和帆影
——评黄立轩地域史志性报告文学《远古的桨声》
来源:  | 时间: 2015年01月12日

  文/毅剑

  在看不见或看得见的时间和空间,一切有生命或无生命的东西都在刻录与流逝。

  在京城金秋季节,在鲁迅文学院学习期间,同窗黄立轩带着满脸的喜悦,踏着轻盈的步伐将由浙江大学出版社最新出版的《远古的桨声》奉送给我们,让我们分享浙江的文化大餐,分享黄立轩的这份荣获。

  细细品读《远古的桨声》,最先感觉到的就是作为吴越大地上土生土长的作家黄立轩,历经数载跑遍浙江沿海大地上的沟沟坎坎,像一个捡拾古瓷的考古家,捡拾五彩缤纷,极具文化元素,历史厚重的古瓷呈现在我们的眼前。然后你会沿着浙江亘古不绝的文化脉络,沿着独具的慧眼的作家所描述的某一种陶罐的形状、某一片甲骨文的字符,某一枚骨针和某一柄残半的骨耜,去追朔偌大的渔俗文化史源。让我们从上山、跨湖桥、河姆渡、马家浜、良渚文化遗址,紧随着他“诗化历史”抑或“历史诗化”的笔述,在岁月深处的长廊漫步,做了一次富有诗情画意的穿越。

  《远古的桨声》是浙江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课题的成果之一,也是一部作家调查渔村的山野笔记。作家以严谨的治学态度,遁着先人们不断创造,也不停迁徙的步伐,将一个古老越族部落几千年生生不息的演变过程缀连成章,从而把一个博大精深底蕴深厚的渔俗文化穷尽幽微。

  浙江只有10万平方公里的陆地面积,但却有着26万平方公里的辽阔海疆连着浩瀚的太平洋,并有着6000多公里绵长的海岸线。年复一年,永不停息的潮水淘洗着一切,也不断淹没并更新着一切。独特的地理位置,独特的自然风光,独特的部族创造着独特的文化和风俗。从舟楫的发展到渔歌一朝一代的演变,从千年的生产生活习俗,到质朴素雅的渔服承袭;那古色古韵的老街,那古风古貌的石屋,那至纯至朴的方言俚语。作家以文化大散文的笔法,却又有根有据,以现有史学的定论为实,将科学缜密艰涩难读的学术成果描绘得深入浅出通俗易懂。把一个“舟楫之便,渔盐之利,因海兴市,得天独厚”的古吴越部族,及宋元发达的工商业,近代的港口经济、对外贸易,写得详实不庸而多汁多味,让我们从“丝绸浙江”、“人文浙江”,到“海上浙江”的系列勾画中,领略出做为共和国前沿滨海浙江的历史变迁和文明进步的发展。

  从令人咂舌惊叹的渔乡建筑风貌,到演习千年激烈灵动的民间舞蹈;从穿越时空不断演变着的民间曲艺和跨过悠久历史长河的民间戏曲,再到一代代口传手授巧夺天工的民间工艺美术,《远古的桨声》犹如打开的一张非遗的人文地图,让我们沿着千年古韵的紫阳街,绕过深远的石塘和一座座渔村石屋,去虔诚的膜拜“圣殿”中的妈祖……。镇海澥浦的船鼓擂动,犹如一个又一个时代的足音,滚灯在余杭翁梅闪烁,临海的黄沙狮子独步出风韵的遗存……。牛筋琴伴奏的温州特色鼓词,合奏着一问一答的乐清《对鸟》,走过岁月悠远的沧桑,随同山海的苍南渔鼓久久地回荡……。质朴的昆曲从温州四射,像千年的古越龙山一样,承载着厚重的神奇和传说……。勤劳的平阳人十指牵动的不仅仅是只木偶,还有命运中不测的天灾人祸,在一曲刚柔相济的台州乱弹声中,古越人用不屈不挠的抗争和血脉中固有的聪明才智,书写出一部轰轰烈烈的只属于自己的历史……。不语的黄杨看似粗劣,一把刻刀在能工巧匠的手中,却雕刻出了艺术的神韵。石雕、青瓷、瓯绣、灯彩、刻纸……作家黄立轩将目光掠过浙东海边的一块块礁石询问,用双脚走过一座座靠山的城镇与乡村探寻,深入到广受民众喜爱的各类文化艺术形态,唱、舞、绘、刻、演、锻、雕……真实地探求并纪录着这片土地上生产与生活的演变和发展,向我们呈现出一个部族——根的曲折又伸延,源的凝重而深远。

  作为一部传承民俗的读物,《远古的桨声》以写实散文的笔法,全面而又系统的描绘了背倚大陆,面向东海的浙江,从深处的历史到直面的现实以及对远方未来的展望,以源远流长的渔乡风俗、生活风俗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为背景,无处不彰显着文明发展的厚重与深远。从探寻浙江考古有影响的重大发现和研究,到徐徐展开的浙江海洋开发“一核两翼三圈九区”的空间布局。作家犹如一位通晓古今的导游,带我们凝望舟山新区的风采,叩问天台古柏的强劲,聆听普陀梵音的神韵,探寻雁荡天籁的秘踪……在诉说着东海港湾沧桑巨变的同时,又抒发着新一代浙江人的梦想和希冀。让我们在品味一个沿海部族文明进程,咀嚼其文化钙质之中,也感悟着大海的宏伟博大和慷慨馈赠,感悟着在岁月长河之中,那些总不停地行走的涛声和帆影。当然,纵观全书,作者为体现学术性,引文考据过多,限制了作家自身文笔的华美。

  (毅剑,原名张建国,山东人。濮阳市政协委员。作品散见国内外百余家报刊,曾获中国当代散文奖、全国"十佳散文诗人"等数十种奖项,入选各种选刊和年度选本百余种,出版有诗集、散文诗集、散文集、报告文学集等多部。现为河南省散文诗学会会长、中原油田作协副主席、《中原》文学执行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