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俗文化血脉的探寻——《远古的桨声》浅析
来源:  | 时间: 2015年01月12日

  文/戴荣里

  在鲁迅文学院学习期间,有幸认识了来自浙江沿海的作家黄立轩,这是一位谦和的研究者,在《远古的桨声》还未出版之前,立轩即将这本书的电子版发给我。作为报告文学作家班的同学,窃以为立轩的这本书一定是报告文学集,立轩曾要求我为此书作评,出于对体裁和题材的陌生感,我未置可否。

  打开电子邮件阅读后,果不其然,要写出名符其实的评论,于我,确实力不能逮;但作为一名热衷于学术的研究者,我喜欢黄立轩这本书的探索精神。据立轩介绍,该书历经他近十年的资料搜集和苦苦思索,呈献给读者的是一份厚重的文化力作。

  该书首先是一部学术研究之作,作者精研细究之后,对浙江沿海渔俗文化的发展脉络有了更深刻的梳理与分析。作者不仅向我们展示了“亘古不绝”的文化脉络,向读者介绍了河姆渡文化遗址,马家窑文化遗址和良渚文化遗址,介绍了先祖的迁徙步伐,对造船历史、船饰渔服、渔乡建筑、民间舞蹈和戏曲、曲艺、工艺美术、歌谣、渔乡风俗进行了全面的介绍。该书的可贵之处在于作者对每一部分都进行了条分缕析。细观立轩君的剖析之道,可以感觉他搜集资料之广、甄别研究之深,作者颇具资深研究者的严谨之风。我是一位建筑工程师,仅举立轩君“第三章令人惊叹的渔乡建筑”进行分析。立轩在此章旁征博引、纵横古今、饱含情感地叙述起紫阳街的千年古韵、石塘的渔村石屋、妈祖文化的圣殿、还有“海疆都会”以及祠堂文化、凉亭、石窗,并对临海桃渚古城、王凤楼作了更加详尽的介绍,我虽钻研了大半生建筑工程构造,也叹为观止!黄立轩的探究之细、之实、之全令读者钦敬。

  这是一部闪烁着文学光芒的历史散文。如果说历史需要民众了解,该书无疑是最好的了解渔俗文化的经典佳作。作者首先是一位以文学立身的作家,其文风之自然、朴素,让僵硬的历史涂上更多文学的色彩,作者以一位文学作家的悲悯情怀和叙述格调,让历史在语言叙述中生动起来,让我们感知到渔俗文化竟然如此丰富多彩。如其在“回荡山海的苍南渔鼓”一节中对鼓的描述假如从全书中分离出来,活脱脱就是一篇优美的散文。如夏夜树下的故人闲话,又似朋友们冬日炉火前的促膝交谈,而不是冷格调地叙述历史。作者有时庄重、有时诙谐、有时引经据典,既给读者以清晰的历史脉络,又让读者在阅读中饱受到文学的陶冶。

  这又是一部具有创新意识的报告文学。作者的笔下既有渔俗文化贯穿古今的宏观发展脉络,又有对渔俗血脉的整体报告,通观全书又以让人涌上历史与现实互相融合、推展未来与当下关系密切之感,视野宽泛之大不限于渔俗文化的定位之固,报告历史之状可谓宏观大气;从微观而言,其文字的艺术感染力融入语言的叙述和细节的描写之中,在“越陈越美的黄杨木雕”一节中,作者的笔墨功夫可见一斑,作者既让我们感受到黄杨木雕之来历,又细叙黄杨木雕做法之精和成品之美,细节之美成就章节之张力。

  通篇之中可见作家起承转合安排之妙和对所描述事物的深度把握与文字展现的精致统一。纵观全书,可知立轩君将一部学术之作打造成兼具历史散文和报告文学特点的力作。作家化繁为简、化涩为润、化史为文的探索精神开拓了历史散文和报告文学的疆域。

  每当外出,立轩君喜欢拍照,他身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和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双重身份,其对色彩和语言的双重把握让我们在其书中得以多重领略:贯通的文脉支撑起清晰的历史,文学语言丰富起作品的血肉,而兼具的学者气度与浪漫情怀让这本书成为学术文学双色融合的扛鼎之作。立轩的探索不仅是对传统创作体裁的挑战,也是自我创作的超越。诚然,在作者探讨书写的过程中,偏重于学术的描写多少还是给读者一种沉闷感受,这或许是在转型期写作的立轩君所呈现的探索之憾吧!相信立轩君会在今后打破文体的藩篱上做出更大的探索。立轩的探索再一次说明了文本革新的重要性,任何固定的概念和僵化的构思都会损害学术研究和文学追求的品质,所幸,阅读立轩的作品,让我切实感受到改善创新的重要性。

  (作者系文学评论家、高级工程师、中国作协会员、北京自然辩证法研究会秘书长,中国人民大学科学哲学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