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复活了远古——读黄立轩《远古的桨声》
来源:  | 时间: 2015年01月12日

  文/朱珊珊

  这是部散文吗?不,这是部社科类的学术著作,是散文化了的科普,润物无声的书。

  因为我不是社科方面的专业人员,所以就不能论断它社科方面的学术问题,而只就文学的角度来谈谈个人的一些感觉。

  这是一本慢书,因为它的叙述详实、细腻,依据的史料、采访资料十分丰厚;更因为作家的心境。

  学者的心境,才会这样慢慢的、谨慎的、探究的写作、介绍、讲述。

  这部书的总体感觉就如同浙江省的地貌特征,丰富的水系,冲积扇型的平原与诸多细碎的岛屿。它的内容实在丰富,涉及的面很广。

  如:考古、原始部族的发展史、江浙这一地区的海洋变迁史、陶艺、玉器、造船、捕鱼的方式、风俗、服装、服饰、建筑、歌舞、非物质文化等等

  这样丰富却不觉庞杂,反而觉得有趣儿不乱,是作家抓住了水系这条像树型的枝干,然后再让它茂盛。

  从这部书能够看出作者总有一种不服的质疑,那是一股爱的情感驱使,对祖国的爱。

  比如,在一开篇,对谁是最早的种稻人的追寻:

  “有些外国学者认为钟稻的发明权应归于印度人,也有的专家从稻的语音考源,认为最早的种稻人为印度支那的泰国或越南人……日本学者蓧田统……也认为中国稻是由东南亚顺海岸传过来的……

  2014年春,我带着这几年看过的有关浙江发掘出的文化遗址的记忆,带着对外国学者诸如蓧田统等人观点的疑问,……采访了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员……”

  于是在看到“在上山遗址出土的夹炭陶片的表面发现了较多的稻壳印痕,胎土中羼和着大量的稻壳、稻叶,遗址还出土了稻米遗存。”时我不禁惊喜。

  再比如,作者对黑格尔的“中国并没有分享海洋所赋予的文明,没有影响于他们的文化”观点的质疑,认为“浙江灿烂的海洋文化是被锁在了历史的深宫里而不为人识”于是开始从《水经注》记载写起。

  这股子爱,其实从写这部书的动机就已经显现了,就是认祖归宗的思想。

  所以会不断地寻根,从海潮的进退,越人的迁徙,来找寻自己的宗族之根。

  本书的一大特点就是探寻的思路,层层剥茧式地解答。这种探秘追踪的带入感很强,使读者有读下去的欲望,而且,他的语言平易、生动。还时常联想,描绘出生动的画面,还要抒发一下各种思想与感慨,甚至在每一章的最后一部分有一篇散文式的总结。

  这与纯学术类的科普书很不同。那种密集的专业术语无形之中就已在外行读者面前树起了藩篱,本来是感兴趣的人顿感枯燥乏味,困倦难抑。

  本书还有一大特点就是生动,能使远古的遗迹,无生命的尘土之物复活了,而且有了温度。比如对河姆渡人的生活场景的想象:“我想,那时的天气肯定要比现在暖和,要不,那么多的热带动物为何喜欢聚集在这片土地,那么多郁郁葱葱的常绿植物又为何展开他们宽大的叶子呢……天色暗下来的时候,男人们回来了。干栏式建筑旁,燃起了熊熊的篝火。女人们用陶器煮着米饭,男人们则把猎得的动物放在篝火上烧烤。米饭的清香和烤肉的油香混在一起,飘逸在古老南中国彩霞满天的黄昏里……

  兴奋的孩子们或许还觉得不够尽兴,围着男人们吵吵嚷嚷,男人们挨不过,只得用泥巴捏只小猪……”对远古的想象很祥和的画面,也反映出作家的心境。

  如对挖出瓦片拼起的器物的用途解释,“豆盛放的是“副食”……”解说的生活化,易于明白,深入浅出。

  所以,他笔下的远古是活的人,有生气的而不是死气沉沉的,破碎遗物。

  作家对声音带来的回忆或想象很敏感。

  比如对紫阳街的描写,写记忆的深巷里传来的一声声沙哑的吆喝。就连书的名字都是由远处飘来的声音——《远古的浆声》

  都是生动着的。

  更不必说对近代的描述。比如造船的每个步骤都有传统的风俗,如电视剧一样呈现读者眼前。

  如捕黄鱼,我是第一次知道鱼会叫,也能发出声音,这里介绍了有经验的渔老大根据黄鱼的叫声判断方位与数量,下指挥命令;根据海水变灰混,知道带鱼群的到来,带鱼是一个咬着一个的尾巴的;墨鱼喜欢光亮,捕鱼时用灯照明吸引等等

  作家的实事求是的态度也是一种学者的诚实。如,马家浜的玉器工艺有名,但专家考证这里的文化玉器多为“假玉”,实为闪石、蛇纹石、玛瑙……

  如对禹治水的成功,与其父鲧的失败,从海进期的剧烈程度与稳定期来重新分析评述,思考的更为客观了。

  随着探寻的越深入,支脉也丰富起来,作者可谓细心、耐心地梳理,直至与有记载的历史衔接,这时有依据了,但多家之言,他采取的是陈列、呈现的态度,供读者再思考,不简单地武断。

  正如书中所说的,玉石,夹在岛屿与海潮的冲刷之间,会有泥沙在上边。

  但瑕不掩瑜,这真的是一部好书,读过之后真的科普了,收获了。

  2014.11.17.深夜八里庄

  (作者朱珊珊系黑龙江哈尔滨人,鲁迅文学院第二十四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哈尔滨师范大学艺术学院油画专业毕业。哈尔滨市文联作家协会副主席兼副秘书长。创作有长篇小说《可可》及《寒蝉凄切》、《晃》、《空墟废落》、《茉莉》等中短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