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位中国文学名家联袂推评《远古的桨声》
来源:  | 时间: 2015年01月12日

  在这次研讨会中,来自原人民文学出版社资深编辑、著名作家李迪如此评价:“字如其人,文如其人,我看名如其人。他们俩位的名字、形象很契合,旺盛,中原大汉,裹满风帆。立轩,江南才子,儒雅、朴实无华。怎样的砖就砌怎样的墙。立轩这位浙江文化人,用诗的语言,用散文的笔法来进行创作。立轩除了行万里路,访千百人之外,参考书就看了百多本,这种严谨的学术态度,是所有在座的作家应学习的著书态度。看《远古的桨声》,使我想起张守仁《林中速写》,全篇不分段落,一气呵成,痛快淋漓地表达了作者新奇、激动、多有感悟的情怀,带着即兴创作的原始气息。树木——生机蓬勃,花草——极富生命力,飞禽走兽——自由自在、灵动。作者眼观生机盎然之景、心发感叹之情,脑思景中之理。再来观赏眼前之景时,情景理有机融为一体。阅读《林中速写》,你会惊叹文与自然的和谐美。阅读《远古的桨声》,同样有这样的感觉。

  别外,《远古的桨声》通篇充满诗的语言。如

  著名散文家、翻译家、编辑家、评论家张守仁。曾任《十月》杂志副主编、编审。第一、第二、第三届鲁迅文学奖散文、杂文奖评委。他大半辈子写散文、译散文、编散文、读散文、讲散文、评散文,对于散文的见解有着独特的感受。在几十年的编辑生涯里,发现并栽培了如《高山下的花环》等不少作家,同时也推出了不少优秀的散文作品,颇受散文界同仁的尊敬。他说:“严谨、质朴、细仔,是浙江文人天生的性格,《远古的桨声》不但体现立轩严谨扎实的做功课学风,还处处体现出立轩细腻地观察,细仔地描摹,深情地抒写。其语言如同水中磨洗过的白石子,干净圆润清清爽爽。这种语言魅力显然得益于日常口语,方言,民间文学和古典文学的完美化合。立轩将精练的古代语言词汇自然地消融在文本中,又从日常口语,方言,民间文学中吸取甘美的乳汁,兼收并蓄,克钢化柔,扫除诗歌、散文、学术的界限,独创一种新文体。豪华落尽见真淳。轻盈流丽,小巧精致,如生生燕语,呖呖莺歌,滑而不腻。令人一读之下而悠然神往。《远古的桨声》似乎与汪曾祺的散文风格较接近,在朴素中暗动着感动。”

  为文之道,就是在有限的生命中写出百姓喜闻乐见的东西来,写出脍炙人口的佳作来。希望立轩今后在人生的道路上坚持文学创作、学术研究不松懈。

  中国作协创研部副主任、著名文学评论家李朝全用专业的眼光道:“黄立轩这几年写作勤奋,创作了《海岛女医生》、《东海无人岛纪实》等长篇报告文学,是我比较关注的一个作家。从《东海无人岛纪实》到今天研讨的30万字《远古的浆声——浙江沿海渔俗文化研究》,可以看出黄立轩选题的独特视角。古村落、老街、非物质文化遗产等等,这些东西正在渐渐地离我们远去,作为报告文学作家应该写这些题材,应该有保护非遗的这份社会担当意识。《远古的浆声》是一部学术价值、文化价值不可低估的散文体学术性报告文学。它的内容是浙江沿海的大文化,是浙江沿海的大词典,百科全书。”

  鲁迅文学院教务部主任、鲁奖评委郭艳说:“鲁24届高研班(报告文学班),集聚当下最具实力的报告文学作家。前面几位对立轩作品的评论我都赞同。立轩能自觉地对地域人文传统进行传承,以历史责任意识进行担当。在创作中用作家眼光出发来发现历史学术类的题材来书写,可见眼光独到,这是成熟作家的表现。学术与文学之间的平衡度也把握的较好。但希望今后能更上一层楼,向更经典的作品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