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最“笨”的办法 写最“美”的书
来源: 杭州网  | 时间: 2014年10月17日

  报告文学《高地》研讨会举行

  “凯丽是我的女儿,她也是中国的女儿。中国给了她生命,我恳请中国再给她第二次生命.......这是我本书中最令我动容的一幕!”

  著名作家朱晓军在今天浙江人民出版社召开的报告文学《高地—浙江“最美”现象纪实》研讨会上动情地说道。今天的研讨会上,来自各界的专家学者对该书进行了深入的交流与探讨。

  8年素材20多位人物报告文学是用脚写出来的

  “书名中的“高地”,指的是浙江精神高地和道德高地。而最美浙江人、浙江最美现象则是诠释这种高地的最好方式。”朱晓军说道。

  《高地——浙江“最美”现象纪实》由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首次以报告文学的样式阐释浙江的“最美”典型。据记者了解,该本书的素材,时间跨度长达8年(2005-2013),地域覆盖浙江大多数社区市,采访来自不同的社会阶层和不同年龄。整本书从时空上对浙江“最美”做了纵向梳理和部分横向呈现。

  “8年的素材,20多位“最美”人物和“最美”现象,我以自己的视角,写自己的“感动”和“骄傲”,对于我来说,这种感动与骄傲是纯真的,不掺任何假的。也是我解读到的“最美”。”朱晓军说。

  他还告诉记者,写这本书,他下“最笨”的功夫。采访的录音,写出的五六千字的稿子,他往往都会整理出一两万字的素材。

  “报告文学是用脚写出来的,《高地》这部作品最让我佩服的是材料的整理上,20多个故事,几十个人的人生,包罗万象、各行各业、三教九流,这是作者下了一等的功夫在写作。”浙江大学教授朱首献说。

  《高地》以犀利的笔触展现了当代中国平民百姓的生存样态,喜怒哀乐,日常伦理,精神世界。

  “这本书可以说是记录中国草根人群的道德档案,有着敏锐的艺术触角。而作为一部浙江乃至中国人精神脊梁的文学表达,它无疑是成功和出类拔萃的。”朱首献教授说。

  为东邻之女捐肝的林萍、带着同伴尸体一起回家的船老大、在大海里救人500多次的水鬼......这些都是书中的“主角”。有几个月,作者朱晓军与这些“最美”的人物朝夕相处。他说,这段日子的相处让他有了创作的感觉和冲动。

  我们不仅要破一个“旧世界”更是要建设一个“新世界”

  “报告文学不仅仅要有批判性,我们当代人不缺乏批判性,现在我们最缺的是建设性。我们不仅要破坏“旧世界”,也要建设一个“新世界”,而“新世界”的建设需要我们对最美现象的讴歌。”朱晓军说道。

  “当下社会,物欲横流,拜金主义泛滥,我们的社会需要有良知的作家来给这个社会传递正能量。用他们的悲悯情怀让整个社会重新变得有温度起来。”《江南》杂志社主编袁敏说。

  从最美妈妈的惊世一举到最美司机的忍痛一刹,再到整个浙江省推崇“最美”现象,这些“最美”就像一颗颗蒲公英的种子散落在杭州城市的每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