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温州作家群:他们
来源: 钱江晚报  | 时间: 2014年09月15日

        陈河

 生于1958的陈河,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进行业余创作,发表过一些中篇短篇。

 1994年,他出国前往阿尔巴尼亚,开始海外经商。在阿尔巴尼亚停留五年之后再次离开,前往加拿大,从此在那里定居。

 2005年,生活安定的陈河,重新拿起笔写作,次年开始发表作品,陆续在《收获》《人民文学》刊登。

 陈河最初的创作,主人公的活动区域就在温州。“题材和温州生活其实也没什么相关性,这可能和自己一直看西方小说有关,虽然用了温州的‘外壳’,但是着眼点更广。”

 阿尔巴尼亚的经历对陈河的创作生涯来说,至关重要。这是一个小国,但有许许多多的故事,这些故事,给了陈河大量写作的素材。去了加拿大之后,陈河主要写中长篇小说,写留学生的生活里,绑架、枪杀、冲突等等因素,陈河都尝试过。比如《红白黑》、《沙捞越战事》和《米罗山营地》。

 有人说,温州给大家的印象就是“商品经济发达”,但是陈河说,温州“尚文”“读书”也是有很深的渊源的,自己就深受这种渊源影响。

 吴玄

 吴玄现为《西湖》文学杂志执行主编。吴玄的创作经历,要从乐清文联开始说起,“当时乐清文联有个内刊,名为《萧台》,乐清市就出现了一个作家群,专门给《萧台》投稿。10多年后,当时发在《萧台》上的作品又发在《收获》《人民文学》上。”

 2000年,吴玄离开温州,挤进“北漂”大军,后来在北大进修,还去过鲁迅文学院。再后来,成为《当代》杂志的编辑。

 从温州到北京,吴玄觉得自己的写作有变化。像《玄白》,《西地》等等在温州的创作,大多是和传统文化有关系,到北京之后,自己开始倾向于后现代风格的写作,比如《同居》、《陌生人》、《谁的身体》。

 “在温州期间,读了很多书,尤其是对20世纪的当代作品有很大的了解,但是在温州,其实没有受过系统训练,尤其是文学理论的熏陶。到了北京,经过文学理论的系统训练,在文学观念方面有了明显变化,于是会将原来阅读过的作品整合到自己的文学理论系统里去,形成了比较个人化的知识系统。”

 钟求是

 钟求是浙江省文学期刊《江南》杂志的副主编。他形容自己现在的生活模式是——“双城记”,杭州和温州两地跑,当然,在杭州的时间更多。

 说起故乡,钟求是的概念里有两个地方:温州市平阳县昆阳镇、温州市区鹿城区。

 这两个地方,也是他写作的最重要来源,就像他自己所说,“故乡对一个作家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故乡会慢慢从精神上的东西变成写作上的根据地。”钟求是说,自己的写作主要分两个部分,一个是写小镇题材的,另一个是写城市题材的,自然而然,昆阳和温州便成了最合适的原型。前者如《未完成的夏天》,《你的影子无处不在》,后者如《两个人的电影》。

 离开温州已经五年,说起创作的变化,钟求是感慨:“以前写作,写关于温州的生活,其实是在写周边的世界,离开温州以后,写关于温州的小说就会产生一种距离感,可以看得更清晰,更加准确,立足点更高。”

 通讯员 王超群

 首席记者 王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