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后80后作者,从生活到写作,从现实到虚拟
来源: 钱江晚报  | 时间: 2014年09月15日

  记者陈淡宁王湛通讯员包敏捷/文魏志阳/摄

  70后

  海飞:构思小说,剧本会放一放

  43岁的海飞,对于自己的创作有着积极的态度。

  “我现在是写小说最好的时候,心里装了好多可以表达的主题,一旦有时间就会把它们写出来。现在正在列一个小说计划,剧本会放一放。”

  兼为小说家与编剧,海飞的阅读更为庞杂,“读杂七杂八的乱书,《百年孤独》,因为马尔克斯去世了以后,想再重温一下。”

  同时,为了编写剧本,他手头有许多资料性的读物,也刚在网上买了格非的《相遇》。

  海飞希望自己的小说“尽量写得好一点儿”,所以他将放慢创作速度,以前是一年10个中篇,以后“每年都会有一个中篇”。他正在写一部喜剧电影,构思一部有关民国女性传奇的电视剧,还酝酿着一部写警察的小说。

  他说通过阅读发现了自己小说中的不少缺陷,“现在是思考多了一些。从小说的角度来说,它的目的不仅仅是把故事讲得圆满,不是说这样就是一部好小说。它里面有思想和其他的东西。”

  黄咏梅:相信“相信的力量”

  黄咏梅每天的写作时间不太固定,但大约总有两、三小时。

  她正在写一个中篇小说:“今年3月开始构思,3月底的时候开始动笔的。大概还要再写一、两个月吧。”

  除了写作,就是阅读。黄咏梅的生活像是安静的水。抹去一天中零散的阅读体验,她最集中的阅读时间是在睡前:“最近手边在看的书,是萨义德的自传《格格不入》。”

  她偶尔会看电子书,但往往是在路上:“电子书很方便,但我还是会尽可能选择纸质书。那种渗透在字里行间的亲切感,才是阅读的感受。”

  黄咏梅最近写了一篇文章,叫做《虚构的“瓦解”》,在文学圈中广为流传,也引发了许多人的思考。而这篇文章本身就来源于她自己对文学的思考:“写小说的人喜欢虚构,所以心中就会充满各种各样的质疑。当这种质疑进入到了日常的生活中,就会让人不停地推算‘何以至此’。但这种不间断的质疑,其实本身非常残酷。和‘不相信’相比,我觉得‘相信’的力量更强。”

  周华诚:从江陵路到武林广场

  周华诚最近爱上了亲子阅读这件事。

  “坐在女儿床边哄她睡觉,给她讲睡前故事的时候,我读到了很多有趣的书。让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小王子》,女儿听着,笑着,特别开心。而我读完之后,却心生羡慕,想着如果小时候我也读到过这本书就好了。”

  周华诚说,他印象最深的片段,就是那个在小星球上的点灯人。说完一句话太阳就落山,他把灯点亮,再说一句话太阳又升起,他又把灯熄灭。

  “太有想象力了。”周华诚说。

  他最近的写作计划是把《我有一座城2》写完:“过完年之后开始动笔,预计花一年时间把这个写完。2和1区别不大,就是把想象中的那座城构筑得更加丰满,把那些还没来得及搭起来的房子搭好。”

  现在,周华诚的阅读大部分都是在电子阅读器上完成的:“我集中的阅读时间是在地铁上,从江陵路到武林广场,差不多半个小时。基本上都是拿着Kindle在看书。不过看完后真的喜欢的书,还是会去买纸质版本。”

  在越来越多的人习惯碎片化的电子阅读之后,周华诚觉得不该拒绝,他甚至想尝试做碎片化阅读内容的生产者:“我试着用140个字去写一些故事,将来如果有可能,把这些内容集结成书。”

  苏七七:白天的阅读者与写作者

  她大约是这些作家中起得最早的一个。早晨七点。或天光乍亮,或晨光熹微。

  很多人的记忆中,自打走出了校门,就很少有机会看过这个点的天空。

  说着,苏七七就笑了起来。

  1977年生的苏七七说,她每天大约写作1-2个小时,上午或者下午都行:“我现在写的都是评论一类的短文章,比如我在给《看电影》写影评,最近写的是《编舟记》的影评,三千多个字嘛,一天就能写完。”

  然后就是阅读。

  她最初的阅读来自于父亲的书架。庞杂的书籍摸不到规律,却将她与文字联系在了一起。

  “最近在看的,是范景中纪念贡布里希诞辰所写的《附庸风雅和艺术欣赏》,觉得挺有意思的。”

  苏七七说,她也会看电子书,但只有三种情况:“1,旅行的时候。虽然会带一本纸质书,但会在kindle里多存两本。2,轻松的东西,比如推理小说。还有一点就是,晚上不能开灯的情况下,电子阅读器自带夜灯,很方便。”

  问她何时写作,问她何时阅读,她就一直笑着答白天,白天。

  “你白天能做好多事啊。”“也不是啦,因为晚上孩子接回来之后就要调成家庭主妇和家庭教师频道啦。”

  王千马:做一个健康的写作者

  王千马每天的生活很规律。

  早晨8点起床,9点上班,处理一下工作,然后开始写作。下午6-7点下班后就丢掉文字。在床上看看书或者电视。晚上10-11点必定上床静候周公。就算失眠也只会到12点。每周为自己安排运动,周四羽毛球,周日是足球。“十年前我也熬过通宵,但十年后却发现,早起是件很幸福的事。”王千马说。

  并非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才能写作:“按照我这样作息,写作也占去了我生活1/2的时间。”

  他最近在写的书叫做《中国民间金融百年史》。“今年2月开始动笔,打算在5月底完成。预计18万字吧。”

  胡发云的《隐匿者》成了王千马最近的手边书:“他写得特别有意思,这个社会其实有很多隐匿的人,他们把自己藏起来,甚至想把自己从历史中抹去,但这又怎么可能?”

  80后

  烽火戏诸侯:读史和睡觉是最爱

  “《雪中旱刀行》大概还有小半年时间完结。”“85后”网络小说作家烽火戏诸侯给《雪中》定下了一个完结时间。

  从2012年6月到现在,《雪中》已经在纵横中文网连载近两年的时间。目前已经更新完三卷,2012年12月江苏文艺出版社已经出版成册。

  “前三卷写过了江湖和庙堂,最后一卷重心要放在天下争霸上。”烽火说:“江湖、庙堂、沙场,一直是男人的三大梦想,《雪中》大体上写齐全了。”

  现在除了写作,就是看书,以史书为主,另一个爱好,是睡觉。烽火说这样的生活“挺好”。

  作为一个高产的网络作家,《雪中》还未完结,他已经在构思新书。“目前想好了新书的名字和几个关键性人物,想写一个武侠三部曲系列。”

  即使有新的创作想法,烽火说:“还是先得把《雪中》顺利收官了,再写下一部。”

  对于之前断更的作品,“除了一部西方奇幻作品《天神下凡》,其他书应该不会再写了。”

  天蚕土豆:在架空的世界随意构造

  一亿四千万,这是《斗破苍穹》在起点中文网的点击率。天蚕土豆也因此成为网络原创界顶级人气写手。

  正在起点中文网连载的《大主宰》,正在进入中期阶段,已经完成180万字数,“这本书应该会在400万字数左右。”

  对于后面的情节发展,天蚕土豆说:“透露情节是大忌啊!”不过,他也说后面“肯定会越来越精彩。

  他喜欢待在安静的地方,说自己有些宅,“人一旦动弹起来,脑子就少了几分静思的空间,写小说还是需要安静的环境。”

  “玄幻是偏向于幻想类型的小说,在一个架空的世界中,随意地构造着自己所喜欢的东西,那种成就感无以伦比,直到现在,我最喜欢的,依旧是玄幻。”至今,天蚕土豆也没打算写其他类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