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敬泽:80度的水,终于烧开了
来源: 钱江晚报  | 时间: 2014年09月15日
      ●不管新媒体有没有出现,文学永远不会只有一种选择

  ●中国的类型化小说,大多是青年作家的战场

  在一次论坛上,当时任《人民文学》主编的李敬泽曾经说过:浙江的作家都很好,就火候还差那么一点点,就能红了。

  如今,在文学新青年的崛起中,李敬泽对这个群体的评价已经有了不同。他认为,这些年,浙江作家发展很快,“水烧开了”。他欣喜于这种沸腾感,同时,期待着青年文学家积淀更强劲的力量。

  记者(以下简称“记”):您觉得新媒体时代的发展,对如今作家的创作,有什么影响?

  李敬泽(以下简称“李”):这因人而异,谁也说不清网络时代之下的写作,怎样是对的,或者怎样是不好的,每个写作者都会根据自己的创作特点去决定他的策略。

  其实,自古以来,大家都喜欢读通俗小说、类型小说。像《三国演义》、《水浒传》在那时都不叫纯文学,都是通俗小说。所以,不管新媒体有没有出现,文学永远不会只有一种选择,读者的需求都会得到满足。

  记:如何评价浙江作家群如今的创作状态?

  李:浙江作家从现代文学发展以来,是非常重要的一支力量。当然,在上世纪90年代,可能除了余华等个别作家被人们所知外,大部分作家在全国或许不是特别活跃,影响力不大。我这样来比喻他们:就像水老是处于80度的状态,似乎总是烧不开。但这些作家的艺术素养出色,写得很好,而且有准备。所以这些年,他们发展得很快,水烧开了。

  比如类型小说家,如今已经成为文学创作中的重要力量。这种文化生态类型,在如今的网络时代、文化消费时代,有着很强的应对能力。而一些纯文学作家,像艾伟、海飞、畀愚等等,他们的艺术创作和影视有密切联系。你刚才问,新媒体时代,作家们如何应对?浙江作家群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无论是纯文学还是类型小说家,都在做重要的探索,也是成功的探索。

  记:可以这么说,在新媒体环境下,青年作家的写作,更能引起人们的关注。当下国内外青年作家的创作,是不是都呈现这样的共性?

  李:我们一直在说什么网络小说啊,其实国外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网络小说,这是一种纯中国特色的叫法。他们会认为在网络上看小说,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所以中国的类型化小说,大多是青年作家的战场,他们一直是被压抑着,现在得到了充分发育,而且还落到地面上。但我们不要给他们划定什么特点和面貌,80后、90后的写作,都有丰富性。如果都像郭敬明,那很要命;都像韩寒,那也不可能。

  如今的年轻作家,有身处都市的,有时尚青年,还有打工一族的,有在考试中,在经历生命的磨难中,遭遇残酷青春的,还有从事公益事业的写作者,不同的人,不同的生命“体征”,不一定有一样的文学。

  记:这一代年轻作家的写作,和上一辈人,比如你们这代人的写作方式、思考,有什么不同?

  李:我们这代人,几乎很少受到大众文化的经验影响。很多人从小就爱上文学,都是读托尔斯泰,读着19世纪、20世纪现代派的、中国现代文学长大的。

  现在的时代背景要更博杂一些,比如有影视资源的支持,许多年轻人都爱看电影,爱看漫画,这些背景都会影响他们的写作,以及看世界、想象世界的方式。

  记:是不是这代人的写作更浮躁一些?

  李:都浮躁,60后也浮躁,社会本身就是浮躁的。但年轻人有年轻人的特权,我们不能要求他们用15年去写一部作品,这做不到,也不可能。

  青春的特点,就是兴趣广泛多变,探索精神的活跃,能为文学带来新的力量,当他们到40、50岁还在搞文学的时候,就能积淀更多的力量。

  记者马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