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月:红玫瑰和白玫瑰都是必要的
来源: 钱江晚报  | 时间: 2014年09月15日
      记者(以下简称“记”):最近在写新作品吗?

  沧月(以下简称“沧”)在写《云荒·羽》系列的最后一卷,卡住了,然后干脆另外写了两个中短篇寻找新灵感。

  记:每天都有规律的写作计划吗?

  沧:因为要做设计,所以一般都是下班回来后,在晚上10点左右写到凌晨1点。但并不是雷打不动,要看当时的状态和情绪,比如说如果是周末,写得起兴的话我会从凌晨一直写到天亮——当然我知道这个作息习惯很不好,但改不过来。

  记:我发现你也是个微博控。

  沧:算是也算不是吧……我每天都会忍不住刷一下看看大家都说了什么,顺口吐槽调侃一下。不过,前几天暂时离开了微博一段时间,忽然觉得我并没有被“控”,我在那么依赖它习惯它的时候,照样完全可以离开它。

  记:你多久和夏达他们聚一次?听说你们常去唱K,你是麦霸哦。

  沧:不定时,有时候很久才碰面一次。达叔更少出来见人,我们唱K的时候她都在一边带着稿子画画,让大家压力很大……

  我,无论男女,谁的歌都会一两句,经常喜欢抢话筒,所以很招人嫌。

  记:为什么对翡翠情有独钟?

  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我的那一点物欲几乎全部在这石头上了,对别的比如车啊奢侈品啊,一点感觉都没有。也幸亏没有,否则我的钱包肯定远远不够了。石头的生命比人长,并不是我拥有它们,我不过是它的一个过客而已,但我愿意选择它们作为陪伴物。

  记:每天花多少时间看书呢?

  沧:平均一两个小时,看书看报,时间长短要看具体情况。

  我一向都喜欢看故事性强的情节生动曲折的,大仲马梅里美那些,偶尔也看一些比较文艺的,比如最近刚看了《质数的孤独》。

  记:拥有浙江大学建筑学硕士的你,供职于设计院,至今并没有成为一个全职的写手,建筑设计和写作,更喜欢哪样?

  沧:间歇性的摇摆,有时候不想做设计,有时候也不想写。所以红玫瑰和白玫瑰都是必要的,它们如天枰的两头平衡着我的生活,让它不至于失控。

  记:理想中的另一半是什么样的?

  沧:我觉得所有事先想好的设定属性其实都是没有用的,它们只是用来衡量一个个和你无关的陌生人,无法约束真正和你相关的人,等真正遇到了,这些条条框框都是云烟啊。不过靠谱、善良之类的基本属性还是需要有的。

  记:如果,一定要给自己的“女作家”前面加3个定语,你希望是哪3个词?

  沧:宅,爱幻想,会吐槽。

  记者王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