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敏:咀嚼悲欢 远望世界
来源: 钱江晚报  | 时间: 2014年09月15日

  ——浙江青年女作家群体观察记

  作为浙江省唯一一本大型文学双月刊《江南》的主编,我一直期待能出一期浙江青年女作家专号,整体展示江南这块人文底蕴深厚的土地上孕育的青年女作家们的创作成果和实力。

  第一次让我感到惊喜,觉得自己的期待并不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是2008年夏天“湖州80后女作家群”的集体青春亮相。

  那一群其时已在当代文坛崭露头角的青年女作家,最大不过三十岁,最小的还是在校的大学生,却都已经在国内重要文学期刊和出版社发表或者出版过多部作品了。

  如果拉出一份她们发表作品的目录,你真的可以赞叹:年轻也可以丰厚,成熟与岁数无关——

  吴雪岚(流潋紫)的《后宫·甄嬛传》先在个人博客上连载,点击率突破300万。小说出版后俨然成了后宫题材的巅峰之作,发行量近百万,由此改编的电视剧收视率更是居高不下;

  潘无依的《群居的甲虫》(发表于《收获》)《去年出走的猫》(作家出版社)不仅让读者记住了这位另类女作家的名字,她的诗集《少妇》更是被多种文字翻译到国外;

  朱思亦(朱十一)自《跳伞》(《小说月报》原创长篇小说专号)和《我的克里斯托年代》(百花文艺出版社)小试锋芒后,更以一部《《红衣》(春风文艺出版社)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吴瑜(清水无鱼)的《爱情三十六计》在新浪首页被推荐后,又出版了长篇小说《上海,不哭》(长江文艺出版社)《天路之爱》(十月文艺出版社);代表作《上海,不哭》还将被搬上银幕;

  ……

  事实上,除了湖州以外,浙江有创作成就和潜质的青年女作家不在少数:目前最具市场人气的恐怕当属沧月,她的武侠系列小说最初风靡网络,出版纸质书后也一直高居畅销书榜前列;

  以写女性情感见长的柳营,其作品《树鬼》《阁楼》《窗口的男人》《淡如肉色》等,每一部都很精致,女性隐秘的情感世界是她笔下永远的江湖;

  以描绘海岛生活和女性系列著称的杨怡芬,近年来声名鹊起,其中短篇小说集《披肩》入选“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本人也在2011年摘取了“浙江青年文学之星”的桂冠;

  还有,以短篇小说《锦衣玉食的生活》和《像鞋一样的爱情》先后两次登上中国小说排行榜的富阳青年女作家方格子,以及,以长篇小说《伤口》《爱是独自缠绵》而被文坛关注的鲍贝。

  纵观浙江青年女作家的创作,除了沧月和流潋紫,虽然都有各自独特的个性,但共性却是显而易见的。我觉得这种共性有几点:

  对情感的关注和细腻表达。

  浙江是富庶安逸的鱼米之乡,适合颐养,适合吟咏。虽然新时期的改革洪流和经济大潮汹涌澎湃,但浙江的青年女作家们对此大多是疏离和观望的,她们的人生阅历和经验感悟对此也是隔膜的。她们似乎有一种默契,不碰或者不敢碰这样需要大手笔驾驭的重大题材。

  她们的文学风格,抑或说文学气息有一种相近的韵味,优雅、温婉、精致、细腻;她们对题材的选择,不会偏重于社会内涵丰厚,宏观、史诗性的长卷,也少有涉及底层、贫民、历史、乡土、普通人的悲喜人生。

  相比许多男作家更多为生计奔波打拼,因而更喜欢直逼社会现实的尖锐,浙江的青年女作家们更关注人的本体和内心,更热衷于表达人的存在伦理和精神实质。

  对人性的体察和深刻剖析。

  生活的安逸舒适未必就等于生活没有困境、没有苦难、没有折磨。常常有人觉得江南的女子“作”,细看浙江青年女作家的小说,似乎这种“作”是无言的约定。但正是这种千回百转的“作”,才让作品在纠结和折磨中,有一层剥一层的深入。就像白米饭有石子硌牙,才能放慢咀嚼,细细体味饭香。

  浙江青年女作家们的作品几乎无一例外都写爱情,但其实这是表象,作品的真正意义在于探寻追求爱情的过程中,对男人和女人人性的体察和深刻剖析。

  对文学纯粹性的坚持和孜孜以求。

  浙江的青年女作家写作大多没有太强的功利性和一朝成名的欲望,生活的无忧和大多具有的知识背景,使她们没有生存的焦虑和以写作改变自身现状的需求。也正因为此,她们更醉心于文学的纯粹性,更严苛于细致打磨作品本身。

  她们更注重情感的表达是否真诚,语言的叙述是否优美,细节的安置是否贴切,节奏的把握是否恰到好处,等等。

  如此,文学和她们的关系变得简单而干净。但这往往是最初的,成名以后还能不能抵挡文学以外的诱惑,我们不得而知。

  应该说,浙江青年女作家的创作是有特点也有实力的,但为什么在全国文坛的影响和地位还是比较弱呢?

  记得鲁迅先生说过这样的话:“咀嚼一己小小的悲欢,并视之为大世界。”我想,以此来涵盖浙江青年女作家当下的创作也许有失偏颇,不够公允,但就我读到的作品来看,缺乏大气和视野,题材和生活面狭窄,却是普遍存在的,这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她们创作层面的拓展和提升。

  从这个角度说,流潋紫和沧月的作品反倒有超出女性作家小家碧玉格局的大气与磅礴。

  《后宫·甄嬛传》写的虽是后宫争斗,但绣枕上何尝没有波澜壮阔的历史风云和政治搏杀?而沧月笔下的武侠和奇幻在寰宇中穿越纵横,带给读者一种别样的阅读体验,更传递了一种梦想的力量。

  然而,我更期待的不是历史、武侠和奇幻,而是当下、现实和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