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说:传统文学和流行文学
来源: 钱江晚报  | 时间: 2014年09月15日

  大家说(一)

  李庆西:当下的文学都是从传统文学中生出来的,我个人比较注重传统文学,包括中国的、外国的,都是滋养我们的文学土壤。

  比如,鲁迅先生,他对中国新文化批判得很厉害,但是他对传统文学也了如指掌;郁达夫在当时来讲很新潮,但他旧体诗写得很棒。

  当时,他们向前走,一方面,不想背负传统文学的包袱,另一方面,他们对传统文学掌握得很好。

  海飞:传统文学二十年来没有发展和进步,很多作家停留在自娱自乐的层面。文学杂志照常运行,各种奖项照样评选,我觉得孤芳可以自赏,但是传统文学遭遇瓶颈期是铁定的事实。

  传统文学作家陆续分流,部分优秀作家不再写作,文学杂志缺优秀作品,纯文学作品出版困难,特别是诗歌更甚。

  我认为纯文学会越来越小众,大众的东西,自有它的制造者。如果这个大众的作品不好,又会迅速被淘汰,瞬间无声无息。

  吴秀明:传统文学的概念如果是指除类型文学以外的所有文学的话,浙江主打的、标志性的东西还是传统文学提供的,它代表着浙江文学的标杆。

  很多人认为传统文学是死板的、否定性的东西,我觉得它是立体的、动态的东西。

  那多:传统文学和流行文学这两个东西并不是割裂开来的,渐渐地文学已经走向平民了,并不像从前一样高不可攀,不管是从读者来说,还是从创作者来说。

  以前,创作者让自己写作的东西给别人看到的途径很少,现在,先不说网络,哪怕是出版量,小说、散文等都是之前不可比的。

  从阅读状态来说,“我要看书”这句话也跟现在不同,阅读门槛也降低了,更平民化了,导致传统文学在今天有了非常大的不同。

  大家说(二)

  李庆西:流行文学,我是不小看它的。我写严肃文学,但不排斥流行文学,比如我既喜欢托尔斯泰的写实主义作品,又喜欢克里斯蒂的侦探小说……

  这是在不同程度上满足读者的需求。

  我觉得网络文学是个伪命题,网络文学是不存在的。“不能以载体来命名文学”这话说的很对,应该从更本质上的东西去命名它,所以网络文学可不讨论。

  海飞:流行文学其实很难界定,一个畅销的纯文学作品不知道算不算流行文学?

  那些官场、黑道、穿越、盗墓、惊悚、悬疑、武侠类的类型小说,如果出版后真的畅销了,我会认为在这些小说的受众群眼里,必定是好小说。

  流行文学所以流行,我觉得应引起传统文学作家的反思。有一位写作的朋友说看了某流行小说后告诉我说,只看了一页就觉得这是垃圾。我反问他说人家文字可能不如你,但你看完故事了吗?你为什么不学学人家是怎么构架故事的呢?

  艾伟:纯文学和通俗文学之间并非那么泾渭分明,如果一定要区分纯文学和通俗文学的区别,我觉得有一个指标很重要,就是所谓的精神深度。

  怎么说呢,纯文学要有不断被阐释的可能性,随着历史语境的改变,时代风尚的流变,纯文学作品还可常读常新,可以不断地被阐释,那我们就认为这样的作品具有精神深度。比如《红楼梦》最初其实也是一部通俗小说,是难登大雅之堂的,但在后人的不断阐释中,《红楼梦》最终成了纯文学中的经典,是经典中的经典。

  记者南芳通讯员俞艳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