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高标:鲁迅故居
来源: 《浙江作家》杂志  | 时间: 2014年07月21日




 

文/郑休白

 

 在中国文坛,没有一个作家能与鲁迅一样被奉为朝圣的对象,在中国名人故里,没有一个作家的故里能与鲁迅故里一样被视为至高的圣殿,在中国河流中,没有一条河流能与环绕鲁迅故里那条不知名的小河一样因为一个伟人而承载过那么多的赞叹。

“鲁迅,伟大!”一位美国学者站在三味书室门外,悄然回首对身边的妻子说。

“绍兴,了不起!”一位韩国教授驻足仰望着那个鲁迅塑像,久久不忍离去。

“在我有生之年,我希望向鲁迅靠近,哪怕只能挨近一点点。这是我文学和人生最大的愿望。”日本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大江健三郎毕恭毕敬的语气中充满了虔诚。

 这样的例子可以举出很多很多,这样的赞叹可以汇成一条川流不息的长河。

 多少文人墨客,多少政坛英豪,到绍兴,就很难绕过鲁迅故里这个文化情结,因为鲁迅的世界是一个无国界的心灵场和语言场。

 鲁迅故里位于绍兴市中心,保护规划范围51.57公顷,其中核心保护区28.9公顷,总投资10亿元。包括五大区块:以鲁迅祖居、鲁迅故居、三味书屋等核心的鲁迅青少年时代生活环境展示区,清末民初绍兴市井生活风情和鲁迅作品人物场景展示区、鲁迅文化研究展示区、绍兴传统商业区、旅游服务区等五大功能区块。

 鲁迅故里不仅保持着鲁迅当年生活过的故居、祖居、三味书屋、百草园,还恢复了周家新台门、寿家台门、土谷祠、鲁迅笔下风情园等一批与鲁迅有关的古宅古迹,曾出现在鲁迅笔下的咸亨酒店、东昌坊口、塔子桥、长庆寺、恒济当铺等,都原汁原味地呈现在世人面前,街区内还保存了10余座典型的清末民初绍兴台门建筑,周围则是蜿蜒的传统居民区。精心保护和恢复后的鲁迅故里已成为立体解读中国近代大文豪鲁迅的场所,成为浙江绍兴的“镇城之宝”。

 鲁迅(1881~1936)是中国现代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和革命家。原名周树人,字豫才。1881年9月25日诞生于此,至1898年去南京读书止,在这里度过了童年和少年时代。1910~1912年鲁迅回乡任教时亦居于此。此后至1919年间几次回乡也在此居住。

 鲁迅故居(含三味书屋、周家老台门)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鲁迅故居和百草园是鲁迅先生的出生、成长之地。鲁迅曾在许多著作中对这些地方作过生动的描述,如人们耳熟能详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三味书屋是清末绍兴城里著名的私塾,鲁迅12岁至17岁在这里求学。鲁迅故居和三味书屋均为粉墙黛瓦、墨漆梁柱,风格朴素、色彩淡雅,集中地体现了清末民初绍兴传统民居的空间形态。1994年,纪念馆被评为全国优秀社会教育基地,1996年,被命名为浙江省文明示范博物馆,1997年,被中宣部命名为全国百个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

 百草园在鲁迅故居的后面,原是新台门周姓十来户人家共有的一个菜园,鲁迅童年时常来玩耍,品尝紫红的桑椹和酸甜的覆盆子,在矮矮的泥墙根一带捉蟋蟀、拔何首乌。这些童年的趣事在鲁迅的心里留下美好而难以磨灭的印象,也让人们有机会从儿童的视角去体味旧时传统聚落中的生活。 

 周家新台门原是周氏多年聚族而居的地方,约建于1810~1813年,为典型的绍兴台门式民居。鲁迅家居在新台门西首,占地面积1000多平方米。房屋皆为砖木结构,青瓦粉墙,石板地面。1919年鲁迅举家迁往北京,部分建筑被改建。1910~1912年间鲁迅在绍兴工作时,经常在此接待亲友来访,并在此写作了《古小说钩沉》和第一篇小说《怀旧》等作品。

 绍兴鲁迅纪念馆始建于1973年。2003年初,为恢复鲁迅故里的传统风貌,与环境尺度不协调的陈列厅被拆除,恢复为周家新台门。2004年5月,一座富有绍兴特色和时代特征的现代化展馆——绍兴鲁迅纪念馆在鲁迅故里落成。  

 新建的纪念馆位于鲁迅故里东侧,总占地面积为6000平方米,总建筑面积约5000平方米。它东接鲁迅祖居,西邻周家新台门,北毗朱家台门,南临东昌坊口,与寿家台门隔河相望。鲁迅纪念馆它以“老房子、新空间”的设计理念,使其与该地区传统街巷肌理保持统一。纪念馆外部为绍兴台门建筑形式,主入口采用绍兴传统竹丝

 在绍兴鲁迅纪念馆西北侧,有一朱家台门,又称“老磐庐”,它西接周家新台门,东邻周家老台门,北临东咸欢河。朱家台门环境幽雅,且寓古迹,为古城绍兴保存最完整的典型的花园台门建筑。由于历史原因,朱家花园一直成为百姓居住的杂家大院,2003年春节前后,随着鲁迅故里改造工程的全面启动,居民们陆续搬迁。整修后的朱家台门以鲁迅笔下的人物、风俗为载体,将绍兴独特的人文内涵、历史典故呈现在游客的面前,是解读鲁迅作品的一个很好的辅助陈列。

 鲁迅笔下风情园,总占地面积约3000平方米,依次设立“绍俗祝福”、“越俗漫话”、“迎神赛会”、“男婚女嫁”等几个主题陈列馆。你在一饱绍兴风情眼福的同时,会对鲁迅作品有进一步的理解。

 看完以上的景点,你可以直接步行去咸亨酒店(现在叫咸亨新天地)。几步路,一支烟的功夫。

 咸亨酒店,是鲁迅故里的一个新地标。

 从鲁迅笔下的咸亨酒店,到80年代重建的咸亨酒店,再到2010年新建的咸亨新天地,外形变了,面积变了,唯一不变的是蕴含于内的绍兴传统风貌和鲁迅历史文化。

 还是粉墙黛瓦、挑檐屋脊、马头墙;还是一个曲尺形的大柜台;还是几张木质的板桌条凳;还是朴拙的陶制酒坛、马口铁制的窜筒;还是醇香的加饭酒、入味的花生茴香豆。

 浓郁的绍兴明清情调,灵动的江南水乡秀美,加上室内舒适随意而充满历史张力,时尚雅致而极富文化内涵,虚实相映而内敛悠然,惬意恬静而亲和温馨的整体营造和细节处理,都给人一种既浪漫又沉郁,既传统又时尚,既历史又现代的迷醉。

 你独酌时,有孔乙己的目光望着你,让你感觉那酒的苦涩与绵长。你群乐时,有鲁迅的目光望着你,让你感觉那酒的深厚与沉重。

 在咸亨新天地,你“痛”并快乐着,“思”并惬意着。老酒馆特有的闲情雅致和咸亨特有的历史气息,让你总绕不开鲁迅。于是,那挑檐下隐约可见的光线与外墙斑驳的光影,交融提炼出的隽永,和那水与光交融铺泻出的诗一样的意境,都成了你走近鲁迅的台阶。

 一条窄窄的青石板路两边,一溜粉墙黛瓦,竹丝台门,鲁迅祖居,鲁迅故居,百草园,三味书屋,咸亨酒店穿插其间,一条小河从鲁迅故居门前流过,乌篷船在河上晃晃悠悠,此情此景不能不让人想起鲁迅作品中的一些场景。

 你随便在鲁迅故里的那个台门、幽巷、小桥一站,便能经历一个世纪的风云,风云中有雷电闪鸣,有刀枪剑影,更有一种人格、精神、境界的昭示。

 走进重修的周家新台门、寿家台门、朱家台门、过桥台门、戴家台门、何家台门;驻足原汁原味的东昌坊口、塔子桥、土谷祠、长庆寺、恒济当铺;漫步经过修缮的鲁迅故居、百草园、鲁迅祖居、三味书屋;你一路拾起的是浓得化不开的鲁迅文化因子,流连其间,你能把脉到鲁迅当年最真实的心跳,你能感受到绍兴特有的传统文化对一代文豪的丝丝滋润。

 鲁迅故里就像一个超强的磁力,吸引着不同肤色,不同语种,不同性别的人走进一个探索文化真谛、人类命运的大方阵。在这个大方阵中,血淋淋地悬挂着一颗中国现代最痛苦悲愤的灵魂,你看着它的血一滴一滴往下掉,为阿Q的不幸,华老栓的麻木,祥林嫂的悲惨,孔乙己的落拓……你仰望这颗痛苦悲愤的灵魂时,你的灵魂也会为之一震,你于是从中读出了一种人性的懦弱和扭曲,一种民族的不幸和凄凉,一种历史的无奈和苦涩。于是你的思绪变得沉重起来,冥想中的抗争,精神上的隐喻,亲近中的隔膜,接踵而至。这时外面的嘈杂和喧闹都已不复存在,只有内心的一片宁静,专注地接着一个个历史的回声。

 仿佛间,鲁迅就站在那里,深邃的双眸满是忧愁:“运交华盖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头。破帽遮颜过闹市,漏船载酒泛中流。”

 仿佛间,鲁迅就坐在那里,握笔的手微微颤抖:“忍看朋辈变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吟罢低眉无写处,月光如水照缁衣。”

 仿佛间,鲁迅就朝你走来,手里夹着一支烟,徐徐独行:“灵台无计逃神矢,风雨如磐闇故园。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

 仿佛间,鲁迅就冲你仰天长啸,苦涩中有热切的期待:“万家墨面没蒿莱,敢有歌吟动地哀。心事浩茫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

……

 无意中,鲁迅故里就把中国历史最值得回味和深思的碎片一一缀了起来,织成一张无形的情绪网,一个网眼便是一种哲理的提醒。于是你再也逃不出这张网,顺着每一个网眼探头,你就看见了排出三文钱买酒的孔乙己、搔着头皮从土谷祠出来的阿Q、买了人血馒头从轩亭口赶来的华老栓、感叹“一代不如一代”的九斤老太……你与他们一一撞了个满怀。于是你周身的血一下涌上来,积郁多年的人生况味一股脑儿抖了出来,投给站在高处俯视着你的鲁迅。你在鲁迅那双如注的目光中,一件件脱下衣服,最后赤条条地站在他面前,一场心灵与心灵的对话便在时间的逆转中开始。

 于是,你俯仰之间就有了一种审视,一种锐利,有了一种伟大与渺小、历史与现实的比照,有了一种视觉空间的变异和倒错。这时,你通身淋漓地从网中出来,心中被一束神圣的强光照耀着,一片朗然。

这时,你也许进一步理解了,余华为什么要大声疾呼“鲁迅自己就是一部文学史”;张炜为什么总在自己的小说中融进鲁镇式的调子;邵燕祥的杂文为什么总有鲁迅的气象;刘震云的小说为什么总有鲁迅的意象;刘恒的小说为什么总有鲁迅的韵律;张承志为什么如此看重鲁迅的自由意识、批判意识和生命意识;类似“百年文学经典”的评选结果为什么总少不了鲁迅;澳大利亚、日本、韩国为什么如此钟情鲁迅……

 这是因为鲁迅的思想有着别人无法替代的深刻,鲁迅的精神有着别人无法企及的高标。鲁迅的价值已超越了时代和国界。

 有人说,鲁讯的伟大,在于他的写作不仅仅是为自己,更是为他所热爱着的人民,他的尖刻的外衣下,是一颗痛苦的、悲天悯人的、博爱的心;有人说,鲁讯的伟大,在于他不仅揭露了“国民的劣根性”,而且还提出了一种“立人”“兴国”的思想,而这种“立人”思想就是鲁迅本人精神的写照。历史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鲁讯是塑造中国人民灵魂的巨匠,是召唤中国文化复兴的先锋,鲁迅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

 如果说鲁迅作品是洞穿旧中国国民性的一个窗口,那么,鲁迅故里就是瞭望这个窗口的最佳视角,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走进鲁迅故里,也就是走进了探究鲁迅精神世界的内核。

 也许,只有守着鲁迅故里的那条不知名的小河知道,几十年来,鲁迅这个伟大的名字被多少不同肤色不同种族不同语言的人传诵着、赞叹着。小河承载着这样的传诵和赞叹,流进鉴湖流进运河流进大海。于是,这条没有名字的小河便成了一条历史河文化河,它凝重无言,多元融合,川流不息,从鲁迅故里出发,一路逶迤,向世界宣告着鲁迅的伟大与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