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徐志摩故居
来源: 《浙江作家》杂志  | 时间: 2014年05月04日

 

 

                                      

 


 



 

 

 新月的清辉沐浴了康桥

 文/王铮

 

 徐志摩,名章垢,1918年留美时始更字"志摩",后以字行。是我国著名作家、诗人、学者。旧97年1月15日生于浙江海宁硖石古镇西南河街17号保宁坊一个富商家庭。

 志摩自幼聪颖,四岁启蒙于塾师孙荫轩,五岁改从查桐轸。十一岁入硖石开智学堂,成绩全班第一,被誉为“神童”。十三岁写文言论文《论哥舒翰潼关之败》古文基础很好,书法秀劲,“学北碑张猛龙,才华横溢,自存风格,在中国现代文学家中极少见的。

 1910年春,经沈钧儒介绍,十四岁的徐志摩入全省最负名望的杭府中学堂就读,与郁达夫、郑午昌、姜兰夫等同班,聪明冠全班,年年任级长。曾在校刊《友声》上发表论文《论小说与社会之关系》、《镭锭与地球之历史》。1915年夏中学毕业,档考入上海浸信会学院。1916年秋转入天津北洋大学,法科预科,翌年并入北京大学,以旁听生资格转入北大法学院。1918年6月经张嘉森介绍,拜梁启超为师,8月14日,去美国克拉克大学历史系留学,成绩斐然,获一等荣誉奖,1919年9月,入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经济系攻读硕士学位,并通过硕士论文《论中国妇女的地位》。1920年10月,因文学的缘故追随哲学家罗素,而离美赴英,1921年春,经狄更生介绍,入剑桥大学王家学院。11月23日,作诗《草上的露珠儿》这是迄今发现的徐志摩最早的诗作……

 然,在中国现代诗歌的发展史上,徐志摩的诗无疑是最为引人瞩目的文学现象之一。早在几十年前,茅盾就曾指出:“新诗人中间的志摩最可以注意”;朱自清先生则认为:“现代中国诗人须首推徐志摩和郭沫若”;左翼评论家阿英也首肯过徐志摩在新诗方面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那天正细雨蒙蒙,但走进诗人徐志摩的故乡——海宁硖石,就好似一弯温馨的“新月”,斜斜地弥留了我的全身,沿干河街新华书店往右拐进一条小巷,这小巷就犹如一首幽幽而美丽的诗引领我向前,不经意间来到了硖石干河街38号《再别康桥》的作者“新月派”代表诗人徐志摩的故居,这是一幢中西合壁式的小洋楼,也是徐志摩与陆小曼婚后度蜜月的地方,志摩深爱此屋,称其为“香巢”、“眉轩”,名曰 “清远楼”。他认为自己所追求的理想人生,爱和自由终于有了开花结果的伊甸园。并在此写下了蜜月日记《眉轩琐语》的第一篇……

 “清远楼’建于1926年,楼的外部是青砖叠砌,灰瓦盖顶。正门模仿欧洲建

 筑的格调,门的上方,有两座凸起的高墙,清远楼四周间杂有红砖砌成的线条,大门匾额金庸先生手书“诗人徐志摩故居”字样,匾额下端有,“表弟金庸敬题”的落款,金庸与徐志摩是姑表弟,几年前金先生回故乡探亲,特意为徐志摩故居书写了此条幅,才首次揭开了一位新诗的布尔乔亚与一位武侠小说开山者二家为世亲的秘密。

 清远楼大门对面,还挂有另一幅著名红学家冯其庸先生的手书“徐志摩故居”的横额,因为掩映在红花绿草间,所以极少被人注意。清远楼内的装修与布置,都是诗人亲手购置和设计。屋里有红色的西式家具,西式壁炉,铜制睡床,有藤椅,书桌和梳妆台,处处透露着诗人的浪漫气息。

 里面的大厅现在已改为介绍诗人生平及文学活动的场所,屋正中有启功先生书“安雅堂”的匾额,还有臧克家的墨宝。厅内的资料向人们讲述了徐志摩幼年,童年,直到他中年乘飞机不幸在济南党家庄附近遇难的人生历程。

 展厅中有两件展品最为使人瞩目;一件是徐志摩在济南党家庄遇难时的报道,这则消息曾震动了中国文艺界;另一件就是徐志摩与陆小曼结婚时,粱启超为他们所写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婚礼证婚词》,词里这样写道:“志摩小曼皆为过来人,希望勿再做过来人。徐志摩,你这个人性情浮躁,所以在学问方面没有成就。你这个人用情不专,以至离婚再取……陆小曼,你要认真做人,你要尽妇道之职,你今后不可以妨害徐志摩的事业……你门两人都是过来人,离婚后又重新结婚,都是用情不专,以后要痛自悔悟,重新做人,愿你们这是最后一次结婚I”

 斗转星移,沧桑巨变,如今看这婚礼证婚词,感觉除有旧时师道威严的影子之外,仿佛还能触摸到徐陆二人冲破层层阻力,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的不易和艰辛。

 二楼屋顶上还有一个很大的露台,这是诗人亲自设计建造而成,名作《望月台》。徐志摩常常登临与此,采撷星月,吟诗作文;站在二楼往下望,可以看到楼后面的一口小井,徐志摩曾经在此留下脍炙人口的诗篇: “眉,这一潭清澈的泉水,你不洗濯谁来;你不来解渴谁来;你不来照影谁来I”这汨汨井水,曾经映照过诗人“浓得花不开的”激情,见证过徐陆二人“即宁静又快乐”的美好岁月。就此瞻仰我喜爱的诗人的“伊甸园”。徐志摩与红粉知己陆小曼成了连理枝,与前妻张幼仪笑解烦恼结,在北京北海公园,徐志摩与陆小曼的婚礼上虽有恩师梁启超以证婚词为由予以责谴,却仍不能淡化徐陆心心相印的浓得化不开的情爱。不久,徐志摩辞去《晨报副镌》主编之职,携娇妻从北平回海宁硖石,双双栖息在父亲徐申如为他俩营造的“香巢”。新婚燕尔,白天志摩与小曼到东山捡浮石,在西山觅沉芦,晚上依窗棂望月,作画吟诗,切磋相互,自得而怡然,欲仙飘曳的这份情绪,亦可以从徐志摩给前妻张幼仪的信中感悟到,“从此我想隐居起来,硖石有红叶和螃蟹,足够助诗兴,更不慕人间矣”,志摩认为自己所追求的“爱、美、自由”的人生三境界终于有了梦。

 徐志摩故居对于诗人短暂的一生有着不同寻常的联系,这是他的家,也是他爱的归宿,它不仅蕴含着志摩对美好生活向往和需求,它又给了他幸福的时光与甜蜜的回忆。

 然而,徐志摩的一生,以及他生命中的张幼仪、林微音、陆小曼三位才女的情感缠绵,诗人徐志摩与林微音惺惺相惜,为追求他所谓的幸福,于是结束了与包办成亲的妻子张幼仪的婚姻,就在他为拿到离婚协议书而奔波时,林微音遵父命回国与梁启超之子梁思成完婚。在林梁的婚礼上,徐志摩手执离婚协议书独自悲悯,却邂逅了京华名媛陆小曼,被深深感动于徐志摩诗的陆小曼,对志摩产生了爱慕之情,为追求其一生的幸福,她和毕业于美国西点军校的丈夫王庚协议离婚,并与志摩步入婚姻殿堂,可是四起流言,他们的婚姻不被世人看好,徐志摩的家人也不十分接受他俩的结合,拒不承认陆小曼。面对重重困境,他们共克难关携手为家。就在生活渐入轨道时,林微音又一次出现了,并邀请徐志摩去听她在北大关于“建筑与艺术”的报告,志摩搭乘免费的邮政机前往北平,途中飞机失事,遇难身亡,年仅三十五岁。志摩的离去,就仿佛他的诗《再别康桥》中的: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诗人徐志摩毕生追求“爱、美、自由”。胡适说:这是他的“单纯信仰”。“爱、美、自由”是人类仰望中的理想境界,她浸染着欧洲文明绚烂的色彩,飘浮在宇宙的清空,荡漾在儿门的心头,可望不可及,就像这“西天的云彩”。

 徐志摩是幸运的,他与张幼仪、林微音、陆小曼三位优秀才女,“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交会时互放的光亮”塑造了徐志摩,志摩的“单纯信仰”又熏染和提升了三位才女的人格和品位,他们相依相随,相离相合,度过了追求真情,充满诗意的一生。

 徐志摩又是不幸的,他生活的年代是“一个懦怯的世界”、“古怪的世界”、“希望在埋葬”的年代,他等待着“天国的消息”、“乡村里的音籁”,但始终是“静默”,听到的只是“呻吟语”,看到的是“一块晦色的路牌”和“一个厌世的墓志铭”。他渴求真爱,但到处在表演各式各样的虚假,每天都要在“丑陋的真实和华美的虚假”之间作痛苦的抉择。徐志摩决然无悔地选择前者,他在三位女性身上寻觅真爱与美,哪怕只是“一星弱火”,“一道金色的光痕”都会激起他“爱的灵感”,都会说“多谢天!我的心又一度的跳荡。

 徐志摩善良的一生只有朋友没有敌人,只有爱没有恨,他渴求美好,但容忍残缺,等待着“那一点神明的火焰”,寒夜里期待“新的投生”,苦涩中祈求“那榆荫下的一潭,不是清泉,是云上的虹,操碎在浮澡间,沉淀着彩色的梦。”这是他的灵魂的顿悟与升华。   ,

 时代已经变了,但“爱、美、自由”依旧是人们追求的境界,在这个没有硝烟弥漫,却物欲横流的世界里,但愿人们多一点爱少一点恨,多一点宽容少一点苛求,多一点率真少一点虚伪,多一点奉献少一点掠夺。愿“再别康桥”化解美妙的乐章,永远荡漾在人们的心头,滋润我们枯涩的魂灵。

 从诗艺的层面看,徐志摩也是一个“焦点”式的人物。他的诗艺上的变化多端的复杂局面是当时渗进中国的各种主要西方艺术思潮和方法综合影响的后果:漫浪主义、古典主义、颓废主义、唯美主义、写实主义、象征主义等等,都随着他的诗艺探索而不同程度地汇集到了他的身上。通过他,我们几乎可以看到“五四”时期中国新诗在艺术探索方面的总的轮廓。